新闻是有分量的

机床行业转型升级势在必行_0

2019-09-15 15:18栏目:投资
TAG:

  2013年8月15日,十几位机床行业领军企业负责人齐聚成都立嘉沙龙,就行业形势和对策各抒己见。

  2012年,机床行业下滑超过三成,今年这种调整的趋势仍旧没有改变,对未来迷茫是当下业内人士的普遍心态。作为成都立嘉国际机械展的配套活动,立嘉沙龙在此背景下举办。

  据悉,该沙龙系首次举办。北京发那科机电有限公司总经理景喜瑞、重庆机床有限责任公司总工程师李先广、天水星火机床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李维谦、四川长征机床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仝捷、成都成量工具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潘凡伟、成都普瑞斯数控机床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春、四川普什宁江机床有限公司总经理姜华等主流企业一二把手与会并发言。

  景喜瑞:2016年或能恢复至可接受增长

  一般而言,数控机床行业的增长应该是GDP的两倍比较正常。

  过去的10年当中,大家都亲身经历了每年超过30%的增长,尤其是2008年以后,重复建设、盲目投资的现象确实存在,市场也被透支,这就造成了这样一种现象:去年GDP有超过7%的增长,但是机床行业却在下滑,今年的情况并没有改观,今年下半年要跟上半年持平都不容易,所以,今年的行情肯定不如去年。

  机床行业的冬天会很漫长。资金回流实体经济需要时间,如果要有起色,可能也得到2014年下半年。我预计,整个行业要恢复到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增长,时间应该在2016年。当然,再回到30%的增长应该很难。

  怎么应对这一形势?

  我认为,现在是对企业进行重新定位的一个时间点。从专精特的路线也好,搞量大面广的产品也罢,路径没有对错,走成了就行。你必须问自己:我是谁?我要成为谁?

  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快速发展,中国机床产业到了一个瓶颈,高端产品仍旧依赖国外。过去,大家的精力还是更多地放在了对产量、销量的追求上,潜心研究工艺的很少。工艺靠长期积淀,不是简单地花钱、雇人就能解决的,这一现象也与机床行业的传统观念有关。在国内机床厂,设计是老大,工艺没人重视,而在一些世界知名的企业,比如森精机、马扎克,他们用的也是发那科、西门子的数控系统,但这些企业结合用户工艺对系统进行二次开发。如此一来,用户的使用感受就截然不同,用户端的人际交互界面更加友好。

  再一个,如果你要做齿轮机床,那么中国生产齿轮的几大企业你必须调研清楚,他们在用什么样的机床,这些机床和你的产品有什么不同,包括价格,我说这些是站在机床行业的角度,而不是北京发那科。我在这个行业工作30年了。

  李维谦:国际化是实现转型升级的有效途径

  条条大路通罗马。有许多方法可以实现转型升级,我认为国际化是有效途径之一。改革开放填平了东西方的鸿沟,我们得以对西方发达国家的知名机床企业有所了解。

  更重要的,国外先进的理念、技术和人才不断流入,也造成了东西方差距不断缩小。过去,我们做机床是跟苏联学习,但怎么做精密机床,怎么做五轴联动数控机床,是在向西方学习。

  国际化以多种方式呈现。出国考察是,出国打工也是;引进外援是,智力引进也是。再走得远一些就是参股,这种方式将走法观花变成了下马看花;如果下马看花你觉得还不够,你可以一起种花控股;如果控股你还觉得不舒服,可以全资收购。

  有人说,你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却认为,凡是难的事情,必有价值蕴含其中。柳传志有句话我特别欣赏:想不想比能不能更重要。

  以我的判断,现在正是并购的绝佳时机。为什么这么说?产品市场低迷之际,正是并购最好的时机。这是我多年资本运作的经验。

  星火在国外从提篮小卖做起。开始的时候,我们带着方便面出国,后来能打得起的了,再后来能自驾,现在呢?出入都是老外接送。

  现在,欧洲特别南欧的机床企业,有很多走到现在已经筋疲力尽。说难听点,卖给你找死,不卖等死,但出售起码还能延续。

  而在对象的选择上,日本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美国情况比较复杂,一个工伤事故能赔得你倾家荡产;在欧洲,意大利可以考虑。

  去年,意大利出台了一个911法案,将过去破产利于债权人的条款改为利于企业持续经营。星火是第一家受惠的中国企业。意大利北区地区,如都灵、米兰、威尼斯一线,工业基础较好,而且意大利文化跟中国文化相近。

  为什么星火要矢志不渝地进行国际化?有这么一件事触动了我。我曾经抱怨国内一家品牌厂做的机床不好,自己买图纸做了一台,结果还不如这家品牌厂。

  这里头有一系列的工艺诀窍,你必须跟国际一流的厂家一起做才能做好。你下了马,才知道一起种花的厉害。只有用这种办法,才能缩小差距。尽管学也学不像,但可以保证八九不离十。因为我完全按照他的工装卡具、实验设备,基本能掌握工艺。

  仝捷:切莫抱着瘦狗追赶市场

  长征曾经在3年里从5000万元做到3亿元,对于机床这种特殊行业而言,这种增长极不正常。但是正是这种极不正常的增长,催生了大多数机床工具企业的不冷静,随之而来的是低水平的重复建设。

  现在,转型升级的大潮一来,有的企业船烂了,有的企业浆断了,有的企业舵手沉没了。以长征为例,过去认为应该上规模、上产品,结果呢?无非是在低端数控机床市场分到一杯残羹。

  据了解,在2012年机床市场极不景气的形势下,我国从德国进口数控机床增长了27%,从日本进口增长14%。这说明国内高端市场被跨国公司垄断,也说明我国不会再为低端市场的盲目扩能买单。

  过去,我们都在强调市场细分及满足个性化需求。但真正能做到的,不是没有,而是微乎其微,比如济南二机床。

  长征最近搞了个用户走访月活动,得出的结论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机床已经没有市场。在某厂走访时,我们发现,其工艺中金属切削率达到七成以上,由于对用户工艺不了解,机床外向防护罩被连续拉爆三次,堆积的铝屑被挤成铝块。

  在产品结构调整中,要敢于进取、能够割舍,找出明星产品。我们常常这样做,因为某些产品还有市场需求,就不舍得放弃,结果是:抱着一条瘦狗去追赶市场,瘦狗养不肥,市场还会把你抛弃。

  长征做了这么多年,做得这么辛苦,为什么感觉付出得不到等量的回报?是用户苛刻吗?不是,是缺乏对市场更深更细的把握。

  因此,转型升级是机床企业自我审慎评价和重新定位的过程。而转型升级要求我们给企业注入新的元素,使制造业与服务业达到高度融合,让传统制造业跃上制造服务业的新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