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三一与中联恶斗 政府陷入两难之境

2019-07-03 10:30栏目:投资
TAG:

  三一董事长梁稳根最近做了一个迁址北京的决定,令人震惊。或以为,湖南的面子上会很挂不住了。网上的舆论均认为,这给地方政府出了个很大的难题近10来年,尽管原由不同,创智、远大、太子奶等湖南发展起来的优秀企业,先后发生了出走风波三湘四水,情何以堪?

  11月29日,有媒体指出同城同行业对手中联重工多年来的恶性竞争,反响巨大。随后,中联重科也发布措辞严厉的声明,双方各执一词,隔空对战。无论事实真相如何,三一与中联这两个同城竞争对手之间的争斗,已经完全超出了正常的商业竞争范畴。

  当下全球经济正陷入深刻危机中,中国经济也处于艰难的低谷,和衷共济本应是企业共度危难的路径和策略。但两家有着国际影响的中国公司,却陷入恶性竞争的白刃战中,令人唏嘘。在改革开放已逾30年的中国商业环境里,仍有如此令人不堪的恶斗,也匪夷所思。

  恶性竞争没有赢家。竞争如果走向恶性,就演变为丑闻这甚至不仅仅只是两家企业的丑闻。而且,两家市值巨大的上市公司的缠斗,也颇有些置广大投资者利益于不顾的姿态。

  让企业作为市场主体实现充分而理性的竞争,一直是经济体制改革的方向。透过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的发展路径可以求证:正是有充分和直接的市场、技术、产品乃至人才的竞争,才使得这两家同城对手都得以做强做大。目前,三一和中联在全球工程机械产业的排名,分列第六和第七名。

  三一进入的是国企林立的地方,那里竞争不充分。梁稳根草创时期的这种认识,不失为一个企业家颇具战略智慧的体现。直到今天,当重启改革成为广泛共识之际,综合学界的观点,仍然可以这么认为:中国许多缺乏竞争的产业,若能创造条件,降低门槛,让更多的梁稳根们顽强挤入,中国经济建设的效率,一定会要高很多。

  没有充分竞争的市场是不可想象的,而没有法律乃至道德约束的竞争同样也是不可想象的。两家顶尖公司之间的竞争,演变成如今的恶斗,值得深入反思。

  比如,与中联的国企性质不同,三一是一家纯粹的民营公司。这一区别,也导致了网上舆论对三一有某种同情的情绪。虽然事实的真相可能并非一家国企对民企的打压这么简单,但舆论情绪的背后,则多少折射着人们对深化改革的种种渴望。

  再如,三一、中联之争升级到一山不容二虎的激烈程度,还将当地政府逼到了左右为难的尴尬之境,这是值得深入思考的另一个维度。有评论认为,在这个市场机制远未完善、多数关键资源还控制在政府手中的制度背景下,企业均乐于与政府建立越来越密切的关系,但这种关系对企业和政府也都隐含风险。

  三一高层在接受采访时,对其与政府的良好关系和从中所获得的照顾和扶持如数家珍,多年来,梁稳根在参与政治方面表现得非常积极。可以说,正是越来越多的不同所有制企业对当下制度资源的领会、迎合和利用,才让制度环境更难以向市场法则主导的方向发展。

  可以这么认为,三一与中联此次针尖对麦芒式的恶战,将使得地方政府陷入手掌手背都是肉的两难之境。这也是为什么有那么多学者一再呼吁:政企分开,是深化改革的一个无法逾越的深水区。

  唯有符合市场规则的竞争是理性的竞争。时下,越来越多的企业建立了共识:发展关键不是争夺市场,而是攫取政府的资源。是什么让企业家集体从市场优先偏移为资源优先?根子在政府。解决了这个问题,中国至少还有30年大发展。有财经人士这么认为。或因为此,人们更迫切地期待通过深化改革营造更加公平公正的市场竞争环境,有更多的资源是通过市场而非行政手段进行配置。

  北京青睐三一

  一切显得都十分突然。11月21日,刚从十八大参会回来的梁稳根,在内部早餐会上宣布,要将三一重要职能部门迁往北京。

  三一的早餐会是每周例会,一般会选在当周的周二或周三。三一的总裁助理以上管理层、各区域中心负责人、五大产业基地高层及各个事业部的领导都会参加每周的早餐会,梁稳根会在早餐会上布置工作、了解各业务部门工作情况并谈自己对企业发展的最新想法。

  三一现有的职能部门包括行政、人力资源、财务、经营计划以及研究总院等,还有集团领导相关的三个办公室(分别是集团及三一重工总裁办、三一重工董事长办公室,下称三办)。来自三办的多位管理层向时代周报透露,他们是刚知道三一要搬家的确切消息,但公司高层并没有下发任何具体通知和详细计划。一般情况下,如果有正式的、关于职能部门的通知,都会先经集团总裁办或三一重工总裁办对外下发。

  而此次搬迁将涉及30多名副总裁及以上的高管和职能总部1000多名员工,并被要求两个月内全部完成。

  搬迁是个大事情,哪能说搬就搬。据了解,目前三一面临搬迁的员工很多还处于观望当中,这些员工因为家在长沙,并不愿迁往北京,要看搬迁到北京后的具体优惠措施。

  三一集团宣传部长施奕青向时代周报介绍,该公司目前还在摸底调查,看有多少人愿意搬往北京,有多少人不愿意去北京,不愿意去的主要困难在哪里,公司要怎么去解决。当然这次的搬迁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不会有人失业,即使不愿意与公司一起迁往北京,也会在集团内部进行消化,三一这么大,解决这些人的就业还是没问题的。施奕青说。

  事实上,三一之前就有过要将总部从长沙迁出的打算,也曾在迁址的地点和时间上纠结过到底是要迁往北京还是迁往上海。一名熟悉三一集团的人士向时代周报透露,促使梁稳根下定决心将公司迁往北京的重要原因是北京的政治资源。

  前述人士称,目前三一在北京昌平区已经有两个制造业基地,一是2007年左右投建的北清路三一产业园,另一个是2010年投建的昌平南口三一制造基地。三一制造基地是三一投资80亿元兴建的生产基地。三一曾预测,该产业基地建成后会有11条产品生产线,年工业产值及年销售收入300亿元以上,年缴纳税收18亿元。

  而北清路三一产业园目前只有几个部门的销售部,三一在北京的制造业重点是放在南口。该人士说,如果三一总部部分员工搬迁到北京,那应该是去北清路的三一产业园。

  而事实上,三一迁都选择北京的更重要原因或许在于,北京各区县普遍重视发展实业特别是高端制造业,高端制造业项目成了北京各区县招商引资争取的重点。

  也正是因为具备诸多政策、资源优势,包括龙湖地产在内的多家大型企业正在或者已经将总部搬迁至北京。

  三一搬迁至北京是否有具体的优惠政策,施奕青称还目前不太清楚。北京市昌平区经信委的一名人士则告诉时代周报,现在他们正在负责的就是三一有关国土、规划等手续的推进工作,至于优惠政策他们现在并不是太清楚,这是高层之间的事情。

  迁址隐情

  在外界看来,三一搬迁的原因扑朔迷离,有称其为了靠近政治资源,有称其是为了加速国际化进程,也有称是因为三一在湖南与中联重科的恶性竞争。而三一自己给出的解释是竞争环境恶劣,三一不堪其扰。

  12月1日,三一全体董事会成员在位于北京昌平区的三一产业园开了一次会,这个被戏称为三一北京第一次全体扩大会议的会议,实际上是三一正常的董事会,不能在湖南开会,上次在昆山,这次就去北京了。施奕青这样解释。

  此前的11月29日,有媒体刊登《三一恨别长沙,梁稳根的内心独白》的文章。该文描述,三一搬迁想法由来已久,至少在一年前,一些高管曾在董事会上秘密向梁如此建议。不过,这一建议屡屡被梁否决,理由是不给省里添乱,因为迁走对湖南的震动显而易见。

  文章称,梁稳根透露三一重工之所以要迁离长沙,是无法继续忍受来自中联重科的各种恶意竞争行为。报道透露,三一内部会议细节两度外泄,使梁稳根因担心被监听,基本不在公司召开任何重要会议,为此将会议改在三一集团公共区域的凉亭里或者辗转到外地召开梁稳根的儿子梁在中屡遭安全威胁,甚至差点被绑架,使梁稳根被迫中止其子的接班人计划。

  在该报道发出后的同一天,中联重科发表严正声明称:该媒体在没有进行基本调查的情况下,以专访三一集团梁稳根、向文波、袁金华、梁林河等高管人员的形式,对中联重科进行了大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虚假不实的报道文中所述,纯属无中生有、恶意中伤。

  11月30日晚间,三一发布公告称:三一总部搬迁与湖南省投资环境没有任何关联。三一又快又好的发展充分证明湖南有良好的投资环境,长沙具备一切打造世界级企业的必备条件。三一健康快速发展得益于湖南良好的投资环境、湖南省委省政府以及各级部门的关怀与坚定支持,全体三一人对此永远心存感激。

  12月1日,三一再次发布公告。在这个公告里,三一首次公开承认了三一总部将迁至北京的消息。公告称,三一总部迁往北京的主要原因是规避恶性竞争,加速推动公司国际化进程,实现品质改变世界,成就世界级三一的产业理想,而并非此前一直有传言所称的湖南投资环境太过于恶劣。

  头顶光环

  三一创始于1989年,三年后其总部从梁稳根的故乡涟源迁往长沙,由此开启三一跨越式发展之旅。目前,三一旗下拥有主营工程机械的三一重工和主营矿山机械的三一国际两家上市公司,以及风电机械、海洋港口机、房地产等产业板块。

  在工程机械制造领域,三一重工自称是全国第一大制造商,全球第六。这无疑给三一的国际化道路提供了无限的憧憬。

  某种程度而言,国际化需求也是三一迁都的内在动力之一,因为对于国内工程机械企业未来的发展来说,国际化路线是重中之重。

  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秘书长苏子孟表示,原本预计今年工程机械行业能同比增长12%,但从目前的状况看,要完成这个目标比较困难。他说目前国内企业在国际市场的份额占20%,仍然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苏子孟说,随着国家政策的拉动,明年工程机械行业将有一个反弹,他预计行业明年的增长幅度约为13%。而三一选择在此时间点上迁往北京,是一个有利于企业发展的恰当时机。

  在12月4日的员工会上,梁稳根一再强调三一搬迁北京不是湖南的投资环境不好,也不是湖南主要领导偏袒竞争对手,更不是所谓的因没当选中候委而赌气,只是为了避免同行之间恶性竞争,同时为了谋求更好的发展。

  迁离长沙,不是畏惧、不是被打败,是为了更好更快发展,取得更大成就,是一次长征。梁稳根说。

  但也有业内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坚定认为,政治原因是梁稳根最终下定决心搬迁三一的重要原因。该人士分析,纵观过去多年来三一的发展历程和公司董事长梁稳根的路径,不难看出,他们走的是政治经济学道路,并以此促进企业的经济发展。

  在过去20年间,三一一直被湖南省高层冠以本土企业成长的标杆,并将其作为重要政绩向前往视察的领导人展示,任何一个重要领导人到湖南视察时,都会被安排参观三一。

  也正是在这种效应下,三一更多地成为湖南的政绩工程,梁稳根也相继获得了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党代表等各种政治资源,甚至在三一集团,曾经同时出现过两个全国人大代表,这在全国民营企业界是绝无仅有的事情。这也让梁稳根慢慢明白,这种光环,让他和三一受益匪浅。

  从这些细节,不难看出,未来的三一,梁稳根还会坚定不移地继续讲政治,而且他也期待这个梦想会在儿子梁在中身上传承。

  梁稳根曾给自己在长沙的办公楼起名党委楼,如今他在党委楼办公的时间已经步入了倒计时,不知道的是,来到北京,党委楼是否还会依然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