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大惊!没有数字货币交易,区块链犹如被阉割

2019-05-18 11:54栏目:投资
TAG:

中国拥有最多的数字货币交易者,却把ICO和交易平台全部赶出了境内;美国拥有最完善的金融市场体系,机构投资者远胜于个人投资者,个人投资者无法在市场兴风作浪,对于数字货币,美国却建立了期货市场和交易市场;日本金融市场体量无法与中美相比,不过政府却接二连三地发放针对海外机构建立交易平台的牌照。

大惊!没有数字货币交易,区块链犹如被阉割

经过几年的演化,当全球政府已经意识到无法遏制数字货币交易的时候,中美日三国政府对于这一渐趋成型的市场,却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态度。在业内人士看来,中美日三国针对数字货币市场开得“药方”,就像是一场三国杀游戏,谁能胜出谁会出局,只能随着格局的演进而慢慢博弈。

尽管目前整个数字货币市场交易市值只有4000亿美元,然而当数字货币市场再过三五年之后达到数万亿每美元市值的时候,哪个国家掌握先机,哪个国家才真正掌控了对于数字货币交易的主动权。

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游戏!

中国:鱼和熊掌不能兼得

“事实上,中国对于数字货币的心态是矛盾的。当中国上从央行官员一面表示积极拥抱区块链技术的时候,另外一面却对ICO和数字货币交易采取了绞杀的手段。要知道,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就像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不可分割。只推区块链技术而没有数字货币交易作为激励,就像是一个被阉割了的男人,根本不可能在区块链技术上有所大作为;而只关心数字货币交易不重视区块链技术对于行业的影响,这项新兴的技术也终将沦为一场泡沫化的游戏。”

而在这位研究员看来,在区块链技术发展的过程中,允许适当的泡沫,因为只有泡沫才能激发市场的热情,也才能推动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在泡沫自然生灭的过程中,真正优秀的应用场景和技术才会落地。

对此,多位业内人士也在受访时指出,这则消息折射了几大讯息:

其一:国家不允许国内出现ICO,一旦发现就会被取缔,ICO对于国内的金融市场稳定是不利的,容易引发市场风险和非法集资。

其二:消息中只列举了比特币交易退出市场,而没有点名其它的数字货币。事实上,全球流通被投机者认可交易的数字货币高达上千种,这些数字货币尚未被纳入中国监管层的眼中。

其四:中国政府期望区块链技术对于行业产生重大影响,但是区块链技术与发行的数字货币之间不可分割的伴生关系,让政府担忧。这种心态致使在当前的情势之下,只能先建立防火墙。

其五:国内草根区块链初创机构以及币圈形形色色的人,从未停止与政府的博弈。当ICO被叫停后,国内的项目转至海外;当交易所平台被关闭之后,国内的平台也转移至海外;国内的项目机构囤积的数字货币数量惊人,一旦蛰伏期结束,到时候涌现市场的数字货币很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凡此种种,有决定了中国作为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对于数字货币这个独立存在凌驾于各国政府之上的虚拟市场,是没有办法独立控制独立监管的。而中国参与到这个市场的人又是最多的,监管控制的难度决定了政府只能以目前的方式来进行隔绝式的管理。

但是这项政策的利弊,也许只有未来才能看得出来。

美国:觊觎万亿美元市场交易

从一开始,美国对于数字货币交易就是兼收并蓄,管放结合。

“美国的好处是,投资者成熟,在整个金融交易市场上,个人投资者占比很小,机构投资者则是所有市场的庄家。无论从股票交易到商品期货再到衍生品交易,都是机构庄家之间的厮杀,个人完全可以被忽视。对于数字货币市场而言,同样如此。”4月29日,华尔街一位资深投资人表示。

美国不用担心市场的泡沫,因为它知道,美国国内参与者少,占据九成以上的投资者来自于海外。而美国所觊觎的是,整个市场规模能够给其带来的税收。

4月23日,区块链公司链塔智库发布了《 2018 年第一季度数字货币交易所研究报告》,这份报告显示,当前全球有 1200 余种数字货币,市场单日交易额约 1600 亿元。截至目前,数字货币的总市值接近 4000 亿美金,全球交易额最高的交易所排名第一的是BitMEX,OKEX排在第二,币安网排名第三。

数据还显示,截至目前,全球有 177 家有效数字货币交易所,单日交易额超 100 亿元的有OKEX、币安网两家,有6 家交易所支持法币交易。

在去年底,芝加哥上线了比特币期货交易;就在前两日,有消息称,纳斯达克准备建立完整的数字货币交易所。

美国政府的如意算盘是,要建立全球完整的数字货币交易市场,并且随着数字货币交易规模扩大,从中渔利。

“从4000亿美元到1万亿美元,从1万亿美元到10万亿美元。如果美国真能够成为数字货币交易的大本营,那么美国可以从两处得力,一处是可以征收金额相当可观的交易印花税;另一面数字货币极有可能成为美国的另外一张新王牌,未来用来作为对付其它国家金融市场的武器。”前述投资人表示。

但是,美国的如意算盘并不一定能成功。毕竟数字货币的交易发行是以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为载体,假如数字货币成为另外一个中心化的股票交易市场,那么数字货币交易本身就不会存在。

日本:吸引境外平台窥视税收

与美国相比,日本政府的做法或许更为明智。

“既然数字货币交易不可能禁止,那还不如出台合适的金融监管政策,搭建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平台,发放牌照,让这些交易所进驻到日本。日本可以从这些交易所平台上获得利益。”有人士分析。

此前,日本已经发放了16张交易平台牌照,曾经被中国驱赶的交易所平台正好可以转战日本。但是这些交易平台本身就是流动的,一旦日本的监管政策对这些交易平台收紧,它们又可以进行转移。而且大的交易平台又是中国人建立的,全球哪个国家不对其监管,它们的服务器就可以安放在哪个国家。从地中海的小国家到中南美洲的避税天堂,都是交易所的“乐园”。日本也不一定能够如意。

了解到,就在4月30日,全球最大的交易所平台之一的币安计划在百慕大设立新的全球合规中心并创造至少40个工作岗位。其它数字货币交易所和供应商,也试图采取类似方式,将数字货币引入大众将需要不同实体之间的大量协作。

由此可以看出,无论是哪个国家,如果想用中心化的监管方式对数字货币进行管束,这些交易所平台就会逃走。

事实上,关于数字货币的交易,并不只是全球国家之间的监管博弈,也是交易所投资者和政府之间的博弈游戏。用区块链技术创造的数字货币,本身就是朝着不受监管的目标前进,但是在此过程中,必然也将伴随着无数的冲突甚至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