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内陆核电遭遇冷冻 企业坚守希望

2019-05-27 11:47栏目:商业
TAG:

  背靠长江的江西彭泽核电厂,是2008年1月被纳入国家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的首批三个内陆核电项目(湖南桃花江、湖北咸宁、江西彭泽)之一。其工程总投资约1050亿元,据称是彭泽县乃至江西省有史以来投资最多、科技含量最高的项目。如今,空旷的厂区内冷冷清清,杂草丛生,偶尔有一两辆汽车驶入厂区。

  与之同样冷清的还有湖南桃花江核电厂区。湖北咸宁大畈核电站的日子也好不到哪去。自去年4月停建以来就变得很寂寥,很少有人和车辆进出。

  几年前,饱受电荒之苦的湖北、湖南、江西三地对内陆第一核电的争夺异常激烈。而今形势急转直下,早不见了刀光剑影,剩下的只是不断的等待和煎熬。

  日前出台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年)》明确,十二五时期只在沿海安排少数经过充分论证的核电项目厂址,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这一纸禁令让原本计划在2010年开工的三大内陆核电项目不得不接受继续等待的命运。号称前期投资已达百亿的三大内陆核电项目何去何从,内陆核电以后如何前行,值得关注。

遭遇冷冻

  一年前的福岛核危机让三个竞争对手摇身一变成为三个难兄难弟。如今《规划》更是明确了内陆核电至少再等待三年的命运。也就是说,在未来的三年里,湖南桃花江核电项目、湖北咸宁核电项目和江西彭泽核电项目所需要做的工作已经与建设关系不大。现在的工作已经转移为在就地待命中处理因待命而引发的后续问题,比如建设周期拉长、投资增大、前期贷款利息偿还、陷入营收困境等。

  以江西彭泽核电项目为例,其控股方中电投集团业绩是否受此影响,目前尚不得而知。但日前中电投集团已经挂牌出售旗下辽宁核电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业内人士分析或许与彭泽核电项目有一定关联。参与核电项目的ST赣能及赣粤高速(600269,股吧)两家上市公司则被继续套牢。ST赣能负债已超80%、连年亏损,与投资彭泽核电项目资金被套或有一定联系。两家上市公司相关人士表示,项目如何收场仍无定论,尚需进一步评估论证。但受此影响,当地围绕核电产业同期进行的招商工作几乎停摆。已经进驻的银行业务骤减,酒店停建,土地价格也持续下跌。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任浩宁接受采访时指出:十二五期间不安排内陆核电的政策对国内核电企业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上百亿元的前期投资极有可能打了水漂,企业的营收状况面临重大考验。同时,国家收紧内陆核电的决定将对核电企业的未来发展造成诸多不确定影响。

  不过,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则认为影响有限。他说,福岛核危机去年已经发生,包括内陆核电在内的有关各方应该已经提前应对,减少甚至停止投入。他个人则怀疑三大内陆核电前期投入是否真像某些媒体披露的那样有100亿元,可能有故意夸大之嫌。因为没有路条的情况下核电站不可能真正开工。即使开工也必须在核安全局的批准下才能进行,并且过程受到严格监管。

  仅仅是前期工作,花钱有限。如果没有路条批准就开工建设,以及发生前期投资过大、造成浪费等问题,应该追究企业领导责任。韩晓平表示。

  若果如此,任浩宁也坦言,毫无疑问,核电企业将为自己的愚蠢举动买单。因为,巨额的投资及利息开支将会很大程度上拖累有关企业今后的发展。不过,由于国内核电企业多是央企、国企,如果处理不好,普通纳税人、股东将成为最终的受害者。

  核电投资风险极大,现在风险已经变成了实实在在的损失。对于内陆核电此前的投资、设备订购、银行利息、人员去留、后续的股东投资权益保障等诸多难题,可以预计的是,政策风险如果处理不好,经济责任必定受到牵连。

  据悉,一些核电企业已经把现场能运走的设备转到沿海项目去了,一系列已确定但尚未付款的订单,目前已做了合同变更,转移到沿海其他核电项目。除留守维护人员外,大部分工作人员也被重新分派至其他项目。

反对浪潮

  发展内陆核电的呼声日益壮大,但对内陆核电的反对声也一直不曾停息,两股力量不断交织,令局面更加复杂。

  尽管国内外对内陆与沿海发展核电的要求没有本质差别,国际原子能机构、主要核电国家对滨海核电站和内陆核电站在安全目标和评价准则上也完全相同,然而由于内陆地区人口稠密,核电冷却用水来自江河湖泊并和饮用水挂钩,一旦发生意外,后果不堪设想。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麻曾直言:原则上,我认为内陆地区根本是不能造核电厂的。万一出事故就大的不得了,不能以出事故的概率很小作为建核电厂的理由。此外,尽管全球近一半的核电站建在内陆,美国和欧洲等地的内陆核电站运行良好。然而,中国却没有一座内陆核电站,并且内陆核电站拟采用的AP1000技术尚没有成功范例。业内人士称,这也正是国务院决定在十二五停批内陆核电的主要原因。

  任浩宁告诉记者,尽管争抢内陆第一核电站的现象由来已久、内地多个省市早已对核电项目做出布局、部分地方政府也已动工建设,然而是否有必要大规模发展核电尚存在疑虑,是否有必要发展内陆核电站更值得深思。若我国能在十二五期间将能源结构加以优化调整,电力需求基本可以保障,实现零核电也并非痴人说梦,内陆核电站可能胎死腹中。预计国家对内陆核电的限制政策会从根本上打击内陆核电站。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高级顾问杨富强同样认为,基于中国与其他发展内陆电站的国家的人口、地理条件差距,不上内陆电站的决定应该作为长期政策。

  当然,还有谨慎派。在一些专家看来,在内陆建设核电站必须万无一失。也就是说,除非有一项成熟的技术,经过实践检验任何时候都不会发生堆芯融化,保证100%不会有放射性废物排出,内陆核电才有建设的可能。否则,中国的内陆核电只能继续等待。还有一些专家主张从长计议。先推动沿海核电建设,等到将来技术更先进、安全更可靠、老百姓能接受,而且关于环境影响和风险评估的研究工作做到位了,再从长计议内陆核电。

  即便如此,彭泽核电、咸宁核电、桃花江核电投资方及地方政府仍未放弃核电梦想。11月14日上午,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省长周强在北京会见了中核集团总经理孙勤,希望确保桃花江核电项目顺利进展,争取项目尽早开工。三大内陆核电投资方仍在维持项目公司的基本运行。各公司相关负责人口径也几乎一致:上面还没有具体通知,仍需等待开工的时间或许要等到十三五。

坚守希望

  目前中国已运行和在建的核电机组之所以均位于沿海地区,原因就在于沿海经济发达、对能源需求也比较大。随着国家实施中部崛起战略,湖北、湖南和江西等内陆省份GDP相继突破万亿元,进入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阶段。从能源资源短缺、节能减排以及电网接纳能力和核电电价竞争性等角度来看,这些内陆省份均需要发展核电且已具备建设核电的条件。

  业内专家介绍,海阳核电8台AP1000机组(包括扩建后的机组)年发电量可达700750亿度,相当于三峡电站一年的发电量,但消耗的燃料不到200吨。这样的发电效率,对缺电的内陆地区来说,无疑是解决能源紧缺的捷径。

  十八大报告提出美丽中国的概念。而目前中国的环境难以称之为美丽。高度依赖煤炭造成环境污染严重。要减少对煤炭的依赖,很难依靠可再生能源,只能选择天然气发电和核电。而天然气发电造价高昂,核电无疑是最佳选择。韩晓平向记者表示,现在发展内陆核电肯定不合时宜。首先,民众对核电的认识不到位,还停留在谈核色变的认识层面上。其次,AP1000核电机组缺乏运营经验,内陆核电还要等待新的安全机组投入运行。如果,今后有确保安全的核电机组出现,来自民众的舆论压力减轻以及能源诉求增强,那么发展内陆核电就比较乐观了。

  在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董事长孙勤看来, 十二五期间虽然所有核电站都是在沿海建设,但同时对在内陆建设核电的可行性进行评估,比如水资源情况如何,遇到问题时如何采取更好的应急措施。今后将逐步实现内陆核电建设,但目前只有工作要求,没有时间表。他表示,国外有很多内陆核电站。今后世界能源问题的解决最终需要核能。当然这并不是指现在已经达到的核能技术水平,而是指核能技术高度发达之后的第四代技术,比如快堆以及以解决人类能源终极问题为目标的核聚变技术。核能技术只有在发展中不断努力才会得以提高,如果没有实践,而止步于等待,那么我们不可能有未来的那一天。

  对于三大内陆核电项目来说,最大的噩耗无疑是中国永远放弃内陆核电的建设,这才是他们以后都无法挽回的痛。是否真的放弃内陆核电,目前来看仍是未知数。在核电企业看来,内陆核电的春天,也许要到十三五才能姗姗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