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贾府老板贾政,不用拼搏就有“顺风车”可搭,

2019-05-12 12:40栏目:商业
TAG:

贾政是贾府的二老爷,自幼酷爱读书,原想堂堂正正地靠科甲出身,不料皇帝体恤功臣后代,直接把他保送到最高学府学习,随后又升任员外郎。贾政轻松地免去了高考的寒窗之苦,又省去了找工作的揪心之痛,这看似搭上了一趟天赐的顺风车,岂不知无形之中少了竞争的压力,自然也就少了前进的动力,使他不知不觉中坠入了不劳而获的温柔乡里。贾政懒惰疲惫的性格特征完全可以从这趟顺风车上找出根源。

?正因为贾政搭顺风车觉得十分舒服,因此再也不愿费心劳力地亲自动手赶车,个人能力自然逐渐减弱,在此后的岁月里总是习惯性做错事、看错人、搭错车。

官场里科甲出身的官员众多,贾政这位恩赐的官三代难免感到底气不足,因此很少在官场走动。偌大的官场,来到荣国府的除了威逼要人的忠顺王爷的长史和宫里前来敲竹杠的太监,剩下的唯有不时跑来套近乎的贾雨村。在贾雨村面前,贾政有足够的资本挺直腰杆,因为是他走后门让这个落马贪官东山再起的。贾雨村的巴结奉承让贾政很是受用,贾政视他为最信任的本家和知己。贾政大睁两眼,却闹了个灯下黑。最终贾雨村把所知道的贾府隐私都抖了出来,把贾府的灾难转化成了自己加官进爵的资本。贾政高高兴兴地搭上了前程看好的贾雨村的车,本想借他的车子送自己一程,没料到冷不防被贾雨村踹下车,摔得头破血流。

?如果说在京城王侯将相的威压下贾政难有施展手脚的舞台,那么他外放了两次,总该做出一些政绩,显示一点才能吧?实际上并没有。第一次贾政点了学政,主持一方教育,因手下徇私舞弊,弄得声名狼藉。第二次他外放江西粮道,在这个让其他官员眼馋的肥缺任上,他不但不捞钱,反而倒贴家私填补。但贾政手下有个叫李十儿的,贾政看他能说会道,于是放手让他替自己办事,结果李十儿趁机大捞特捞,不到一年,贾政被参回京。他两次外任,在其位不谋其政,只管懒洋洋地搭乘手下人的车,任凭他们驾车乱跑一通,翻车摔伤,怎能怪别人?

贾府里,贾母是一号首长,安享尊荣,不管府里事务。年富力强的二把手贾政居然学起母亲当起了甩手老板,将家中诸事都交给了侄儿贾琏和侄媳王熙凤打理,自己整天要么看书下棋,要么同清客侃大山。在他眼皮底下,哥哥和侄儿们通宵达旦地喝酒赌博玩女人,甚至还玩出了几条人命;侄媳营私舞弊,贾府早寅吃卯粮。贾政对此熟视无睹,宛如一尊泥菩萨,直到贾府被抄家时,他才如梦初醒。他以为自己坐在了一辆逍遥自在的安乐车里,上有母亲引车指路,前有老婆、侄儿、侄媳三驾马车开道,但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正是这些至亲至爱把车子赶到了悬崖边上,最终导致车毁家败的悲惨结局。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是孟老先生的一句至理名言。纵观贾政的一生,他是权力象牙塔里长大的官三代,侯府的蜜水里泡大的豪门公子,可他不管是官几代,家境多殷实,如果既不引路,也不驾车,只是闭着眼睛去搭顺风车,不倒台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