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机器人悄然占领世界工厂 工业机器人将大幅增加

2019-07-08 10:21栏目:评测
TAG:

  工作日上午9点,正是开工热火朝天的时候,位于松山湖的瑞必达工厂却不见人头攒动。这家企业8月份刚因为机器人敲钟挂牌新三板而名声大噪,月产触摸屏玻璃800万-1000万片,可车间内四下无人,唯有信号灯闪烁的机器人在安静作业,开料、精雕、清洗等系列工序,机械手有条不紊地操作。90后杨威和他的伙伴们,偶尔走出来查看一下,一个人就能同时管理18台机器人。

  这是东莞首家民营无人工厂。跟它相距半小时路程的东城牛山,上市公司劲胜精密的智能工厂正在抓紧建设争取12月运作;厚街巨冈机械偌大的智能设备制造工厂,以160人创下每年4亿元的产值机器人正在悄然占领世界工厂。

  上周末,13至15日,2015国际机器人及智能装备峰会暨千人计划专家东莞行活动在松山湖(生态园)举行,50余位机器人制造领域的国内外知名学者出席,为东莞机器人产业把脉。而本周,广东国际机器人及智能装备博览会18日-21日在东莞举办。无论在业界还是政府层面,东莞实施的机器换人行动计划正在加速推进。

  瑞必达

  傲娇的工资单

  对于机器人的进驻,杨威和他的工友,一开始是拒绝的。

  跟机器人比,我没什么信心。一位80后工友坦言当时的忐忑。90后的杨威则老是想着换工作,因为在原来的车间做机器维修,一天工作下来,全身上下的衣服没什么地方是干净的。

  老板的思虑比他们更为焦灼。2012年那年,正值智能电子发展的风口,工厂制造触摸屏玻璃,看起来产品很高新,实际也是典型的劳动密集产业,用工最高达到5000人,后来因为招工困难以及工人流失,用工也保持在2000多人的水平。

  用工现在完全是工方市场。既要提工资,又要增加员工福利,三四千元的工资说不干就不干了。瑞必达总经理曾建军说,公司2011年创建,初始产能一个月10多万片,后来增加到100多万片,可每个月的人工成本和管理成本依然高企。

  董事会决定启动机器换人计划,曾建军以私人关系,从英国邀来专家做研发设计,雕刻机的精度要求高,经过3个多月的反复调试,实现了需要的细节要求。2012年8月份,第一个傻瓜式操作的机械手生产线开动,工友们经过简单培训后就可以上手。原来总是一身脏兮兮的机械维修工杨威,则成为维护机器的技术工人。

  瑞必达的这项改造,历经3年多逐步机器换人,月产能达到800万-1000万片,公司业绩年增长超过80%,成为华为、L G、SO N Y、小米、联想、O PPO、魅族等手机的优秀供应商,直接助推今年成功登陆新三板。而工人经过自然流动,只有1200人,原来的普工成为了可以同时打理18台机器人的技术工人。

  对于这点曾建军很傲娇,大方地让财务打出工资单给记者看,大部分90后、85后的工资可谓亮瞎眼,7000元以上甚至高至7900元的工资不少,普通的也能拿到五六千元的工资。这还是在行业淡季,杨威所在的部门奖金高达几十万元,工友们还拿着奖金旅游去了。

  良品率从80%多提高到90%多,这个部分就给企业带来很可观的利润,这些红利都让工人共享。董事长胡家达算来算去,这是工厂和工人的双赢账。

  巨冈机械

  主动拥抱机器人风潮

  与瑞必达在产品制造中倒逼机器人配套的发展路径不一样,现在迁址厚街的巨冈机械则是主动拥抱这个潮流。

  这家企业10月随东莞市长袁宝成在央视《对话》栏目一鸣惊人。节目中巨冈就品牌手机壳中框这个项目,与世界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的日本发那科PK,最后以1分16秒的优势胜出。说起这场斗法,巨冈总经理 现 在 还 倒吸一口气: 别 人都以为电视播出来肯定是赢的,其实是险胜。我们也没有十足的信心,毕竟对手是发那科。

  比起发那科这样的豪门贵族,巨冈的出身颇为草根。2006年在长安创办的时候,场地就跟现在工厂的传达室那么大。黄光景和他的团队做贸易起家,2007年一度想要尝试研发自动化设备,因为起步太低、资金紧张,就失败了。

  后来我们改成自己贴牌,让工厂代工生产数控设备。通过这样先打出自己的品牌。让黄光景没想到的是,在2008年风声鹤唳的金融风暴中,这样贴牌卖出的机床反倒迎来了最好的发展时期,一开始一个月卖10来台,2009年能卖100台一个月。后来总结才得知,那个时期适逢《劳动合同法》颁布,加上经济环境的压力,不少工厂为了维持稳定和压缩成本,都用一定的数控设备来代替人力。

  那时的国产数控设备起步不久,可以代替人工的部分都比较简单,设备却很紧俏。在这个 时期赚足第一桶金之后,巨冈机械再度下定决心自主研发机床。黄光景亲自上阵,和几个公司的技术骨干,就这么组建起了研发团队。

  为什么公司没有请来高技术人才进行研发呢?黄光景反映的问题,也是很多国产机器人工厂当时面临的相同困境:国际上的龙头企业,以及大陆当时处于该行业领先的台资企业,掌握了机器人技术的,都会严格保密,团队也签定保密协订,没那么容易挖人;而科技院校的一些技术未必就很接地气。思来想去,最后只能自己来。

  公司这个脱胎于传统机床制造的团队虽然有点土八路,就这么摸索着上路了,但是 一 没经验,二没科班出身的人才,公司的机器人技术哪里来?

  面对这个问题,黄光景寻思良久,还是坦诚回答了:我们不回避这个问题,就是把好的机器买回来,分解、拆开、学习。他回忆,当时世界上只要有高端的机器人展会,不管在欧洲还是在日本,他都会飞过去学习。

  2008年他在日本参加一个机器人博览会,被琳琅满目的机器人震撼了,断言毫不夸张地说,世界上先进国家的机器人比我们先进几十年,他看到一款高速度轻切削的机器,要比国内同类型的机器稳定、高效得多,国内用的款在1988年日本就已经淘汰了。

  如何在短时间内缩短这一差距、甚至在某些领域超越它们,就是国产机器人的发展空间。

  台一盈拓

  只有往前跑才能赢

  然而机器人行业的技术壁垒非常森严,国内人口红利正在失去,机器人需求迅猛,如果国产机器人不做主动突破,就在这片沃土上抱着金山银山饿死。

  黄光景的团队,就从生产线的实际需要出发,从优秀企业的设备和解决方案进行学习。世界领先的机器人展会和机床厂家,只要有开放学习的机会,他都现场去观摩。通过这样一点一点积累,巨冈形成了自己的机器人解决方案,从制鞋的模具开始做起,慢慢把精度从头发丝级向级发展,并把设备卖到了富士康,在中小机床尤其是铣床这个领域,慢慢做到了行业领先。

  这一次,11月18日的广东国际机器人及智能装备博览会,将机器人展开到了东莞厚街,也就是巨冈的家门口。黄光景这次参展不用打飞的,开个车十几分钟就能参展,而且不仅仅可以在这里学习到世界先进机器人的经验,自家的机器人也会成为其他企业学习的对象。

  瑞必达这一次没有参加智博会,包括公司无人工厂的机器人设备也不打算出售。总经理曾建军自有一番见解:我们的机器人投入了很大的人力物力进行研发,也对应注册了不少的研发专利。但是国内机器人行业学习太快,我们担心他们把技术学习了去,都是做玻璃的,这不是培养了同行竞争对手嘛?

  位于模具名镇横沥的台一盈拓,是一家有着台湾基因的上市后备企业,也会携多台机器人参展。相比起巨冈的草根兴起,他们的起点会高一些,因为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东莞的智能机械制造行业,基本是台湾人的天下。日本和德国的技术领先,可是一台设备动辄几百万上千万,台湾企业可以把价格做到一半甚至更低,所以有了很大的生长空间。台一盈拓的一款火花机,在珠三角相关企业中的应用市场一度达到20 %-30%。

  然而他们的垄断优势也在慢慢减弱。国产机器人企业通过学习和改进,相同的设备能够以几十万、一百万的价格抢占市场。就像当年台湾抢夺日德市场一样。

  至今记者走访台一盈拓,其机器人展示厅都不允许近距离拍照,防止机密外泄,不过台一还是会带一批领先的机器人前往智博会交流。

  不过说起面对当下行业竞争,台一的相关负责人的心态比较坦然:站的位置不一样目标不一样,这一行本身就是要不断超越,不断与同行赛跑。我们不要去看身后有多少跟着学的,要看前面有多少值得学的。台一现在不仅研发出多款五轴、六轴机器人,以及先进的龙门加工中心,服务好富士康等大客户,还和德国机构合作研发出义齿机器人,进军医疗行业。

  记者查阅台一盈拓IP O预披露的合并利润表,2014年度利润总额达到1 。65亿元,是20 13年4500万元的近四倍。国内一家大型咨询机构的合伙人于先生认为,台一思路是对的:技术领先守不住,只有持续自我否定才可形成新的领先优势。台一只有自己往前跑,才能在技术竞争中脱颖而出。

  劲胜精密

  最严峻的是与市场赛跑

  机器人不仅要和同行赛跑,最严峻的还是要和市场赛跑。

  作为三星、亚马逊、索尼、中兴、华为、T CL、魅族等知名消费电子品牌供货商的劲胜精密,上市几年一直是东莞板块稳健的一支,然而今年上半年中报显示亏损1.69亿元,业内认为这与公司对三星等大客户的依赖有关。

  公司总裁办主任曹豪杰说:实际上两年前我们就开始将产品延伸到更多品牌,减少对三星的依赖。今年业绩的下滑与其说是三星造成的,不如说是消费电子大环境的压力。曹豪杰还向记者透露,之前劲胜精密在塑胶结构件上投入了很大的研发,也应用了智能制造机械,今年年初还有很高的盈利回报,没想到过了一个年之后,iPhone掀起的金属机身狂潮席卷了整个手机行业,注塑手机壳不时髦了,拖累了劲胜的发展。

  一直到五月底,劲胜将从事消费电子产品塑胶类精密模具及精密结构件生产的固定资产、在建工程等以3.44亿元的价格出售给全资子公司东莞华杰通讯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行业的技术变革尤其快,一旦新的材料和工艺取代旧的,你原来的工艺再精湛也枉然。曹豪杰所谈的这个行业压力,是所有电子消费行业共有的感触。

  这就可以理解,东莞机器人应用设备提供商拓斯达,为什么会提出一年回本的营销理念。

  因为超过一年的话,可能机器和行业都会更新换代了。在大岭山挂牌新三板的公司拓斯达,今年中报显示利润比去年增加49%,营销部负责人唐波算了一笔账,以前制作手机金属外壳,一个人要3分钟才能打磨完成一件,如果企业用18万至20万元购买一台机器人,机械手完成同样工序只需要2分钟;同时机器人不用吃饭,不用休息,打磨的标准更高,良品率提升10%-15%;而且一个工人就可以同时看管五台机器。这么算下来,人工成本降下来,效率提上去,企业不到一年便能把机器的成本赚回来。而且也要时间足够短,才能够让企业有更灵活的方式应对技术革新。

  这也给国产机器人带来机遇。进口机器人成本高,回本周期长,对于中国制造的众多中小企业来说,技术改造投入的压力太大了。投资成本相对较低的本土机器人,更是船小好调头。

  今年1-9月,东莞全市工业技改完成投资额169 。8亿元,同比增长166%。东莞官方也在积极鼓励企业采用本土机器人,东莞市经信局局长叶葆华透露,目前全市工业机器人的市场应用约为2000台,预计未来一两年的工业机器人市场应用将增加至3000-4000台。根据东莞出台的相关扶持政策,购买一般机器人的补贴是10%,购买莞产机器人的补贴能够达到15%;单个奖励的封顶额上,一般机器人是200万元,莞产机器人能够达到300万元。这也大大发掘了机器人产业在世界工厂的潜在市场。

  共识

  人才是机器人转型关键

  初冬的牛山工业区,公交车站花花绿绿摆出了各个工厂的招工启事,PR也放低姿态向往来的工人搭讪。在园区深处的劲胜精密东城厂区,作为国家工信部2015年首批智能制造示范项目,智能工厂正在夜以继日地赶工,灵巧的六轴机械臂,在轨道上自如滑行,可以一口气看管五六台机器人设备,成为看管机器人的机器人。

  劲胜精密出售了塑胶结构件的资产之后,又以24亿元火速收购了装备制造行业的创世纪机械,后者已成功过会,进军3C智能制造领域。接下来公司将向智能装备方案提供商的方向发展,通俗地说,就是把我们牛山的智能工厂模式,推向更多制造企业,帮助他们提升效率。曹豪杰介绍,这已经成为公司在消费电子结构件以外,更新的战略方向,也是向西门子等国际知名大企业的发展路径学习,从做产品,到成为传统制造企业智能制造技术设备及解决方案服务商。

  三季度的业绩数据,也支持了劲胜的业绩增长。公司9月份单月利润转正,三季度减亏,预计四季度有2000万3000万元净利润,公司有望依靠这一战略转型业绩扭亏为盈。

  劲胜目前在牛山的智能工厂,用工节省了80%,到处可见机器人管机器人的场景。然而能够管机器人的,最终还要靠人。

  现在我们和机电工程学院合作,为机器人操作培养后备人才。曹豪杰对机器人操作人才的渴求,也是众多同行的急切心声。巨冈机械现在车间的操作工,都是大专以上学历的,工资能够拿到6000多元,研发团队年薪少则十几万多则几十万元,仍然求才若渴。

  这样看来,瑞必达的傲娇工资单,在机器人行业已属一般现象。瑞必达的董事长胡家达也在加快与专业学校的对接,计划成立自己的职业学院,保证人才的供给。

  机器换人后,人不仅没有被淘汰,人管理机器的价值更加凸显。东莞市经信局局长叶葆华说:目前东莞机器换人的技能型人才缺口还很大,包括技师、技术工人以及中等学历工程技术人才等,东莞市委市政府正在积极研究调整人才政策,适应新时期智能制造行业的人才发展需要。

  已经晋升为无人车间一个小负责人的杨威,对此很鼓舞:下了班我也多看点书。想要搞点自己的研发。万事皆有可能嘛。

  数读

  2015年1-9月,东莞先进制造业实现增加值9 3 7 。3 1亿元,同比增长6 。4%。高技术制造业实现增加值724.66亿元,增长7.9%。

  2014年,全市拥有智能装备制造企业约4 0 0家,从业人员约55000多人,实现工业总产值约200亿元。

  目前全市工业机器人的市场应用约为20 0 0台,预计未来一两年的工业机器人市场应用将增加至3000-4000台。

  专家建言

  实现从造机器到造机器人的跨越

  上周末,2015国际机器人及智能装备峰会暨千人计划专家东莞行活动在松山湖(生态园)举行,50余位在机器人制造领域的国内外知名学者出席,为东莞机器人产业把脉。

  千人计划专家、新奥集团首席科学家甘中学博士认为,目前中国2000家机器人制造工厂,40多个机器人产业园。工业机器人有点过热了,因为全世界才五个大佬,盲目跟随,最后一大批会倒闭被并购。

  甘中学建议,机器人产业一部分企业可以按照龙头企业发展途径,一步一步追赶外国,另外也可以考虑弯道超车和另辟蹊径的办法。瑞士手表人工的最值钱,凭着手的触觉,眼睛的传感,还有大脑的反馈,也能高精度操作;中国机器人赶超途径是发展像人一样思考和行动的智能机器人,包含泛在智能、生命元素、柔性结构、人机交互等元素,实现从造机器到造机器人的跨越。而另辟蹊径的办法是发展一群众智成城的互联网机器人类,实现智能到智慧的跨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