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家电汽车制造业危机重重 日本的第三次“失落十

2019-10-17 09:59栏目:观点
TAG:

  安倍晋三的经济复苏魔力正在烟消云散。外媒指出,安倍经济三支箭近年并未见成效,若不进一步改革,日本经济恐怕还要再次邂逅第三个失落的十年。

  日本最引以为傲的制造业正面临危机。家电制造业和汽车制造业正陷入泥沼。近期,夏普公司公布2014财年(截至2015年3月)财报,亏损2223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5亿元),这是夏普时隔1年再次遭遇净亏损,此前夏普是日本为数不多的在盈利的企业。

  日企亏损危机并非夏普一家。巨头索尼过去一年也一直处在破产危机中,卖楼、裁员已经上演。今年2月,索尼宣布,2014财年全年依然亏损,这是其7年内第6次亏损。松下2月份公布,其2014财年第三财季营业利润下滑了2.8%,由去年同期的1166亿日元下滑至1133亿日元。

  日本的家电制造业还没有获救,汽车制造业也陷入世界最大规模的召回丑闻。丰田和日产新近再度因高田缺陷气囊召回650万辆汽车,这使得高田气囊门的车辆召回总数超过3,000万辆,也是迄今规模最大的汽车召回案。在丰田和日产宣布召回后,日本第三大汽车厂商本田也表示,该公司正准备宣布更多的汽车召回。这使得正在试图崛起的日本制造业雪上加霜。 

  日本或陷第三个失落十年

  日本经济在战后经历了20年的高速增长:在1960?1970年经济起飞阶段年均增速超过10%;在1970?1980年代经济增速高达7%;即便在1980年代,其4%的年均增速在发达国家中表现也非常突出。

  这是日本最扬眉吐气的岁月。介绍日本发展经验的书挤满了书店;连一贯骄傲的美国人也开始向日本学习。繁荣在1991年前后达到顶峰,然而,顶峰过后却是万丈深渊,这是人们始料未及的。

  1990年代初资产泡沫破灭后,日本经济曾陷入失落的20年。日经225指数在1989年12月写下38916的历史高点,然后开始长期熊市,到2003年4月,创下7831点的低点,跌幅达80%。

  在此期间,日本损失的不只是股市市值,整体经济环境变差,利率下滑、失业率上升,国内生产总值下降及停滞,人口步入高龄化。日本当时所展现的,是1930年代之后就少见的大萧条。

  而且,这种现象至今也未见改善。如今日本利率仍趋近零、银行表现疲软、高龄人口的现象依然存在。

  安倍于2012年12月当选首相之后,誓言一改颓势,射出三支箭要改善经济。第一箭是宽松货币、无限制印钞,第二箭是税收减免及政府在基础建设的更多支出,第三箭则是要从过度管制及保护的日本经济上进行结构改革。

  第一箭短期成效显著,日元兑美元汇率在2012年12月时,在751日元兑1美元水准,到2014年中期,迅速跌至1001日元兑1美元附近,接着在12月又暴跌至接近1201日元兑1美元,之后就在该水平附近徘徊。这一做法已经让日本出口得到帮助,至少短期收效。

  第二箭却完全射偏。日本没有设法减税来刺激经济,反而提高消费税,重重打击经济。造成日本经济在去年第2季下挫1.9%,到第3季仍萎缩0.6%,是日本2年来第2次经济衰退。第4季GDP终于见到正值,但也只有0.4%成长。

  第三箭结构改革则完全射不出来。移民、女性的劳动力得不到妥善运用,银行的坏帐也不见好转。这对日本长期解决不景气,却是至关重要的大事。

  经济学家及畅销书《货币战争》作者JimRickards认为,安倍经济三支箭未见成效,若不进一步改革,日本恐怕还要见到第3个失落十年。

  目前,由日本制造业PMI来看,目前又重新走弱,不但低于预期,甚至低于50的临界值。

  日本经济恐陷第三次失落十年

  短期来看,日本只剩下货币贬值一条路,可以稍起作用避免经济衰退。考虑到日本的通膨目标为2%,而日本也是石油进口国,日元恐怕必须贬到150兑1美元左右,才有办法达成预定的通膨目标。

  Rickards认为,日元兑美元在120时,经济都已停滞不前,若是反向走强,不但日本经济不振,恐怕还会拖累主要贸易国美国、中国及欧洲陷入通缩。由于已经没有其他办法,目前预期日元走强的机率很低,应该会愈来愈弱。

  日本制造业集体遭遇滑铁卢

  与之相伴,曾经风光无限好的日企,在近年来都遭遇了各式各样的滑铁卢,日本本土成为大多数日系企业最后的退守地。作为日本制造代表的夏普、索尼、松下、东芝等知名企业都相继出现了经营问题。

  近日,夏普公司公布2014财年(截至2015年3月)财报,亏损2223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5亿元),这是夏普时隔1年再次遭遇净亏损,此前夏普是日本为数不多的在盈利的企业。

  巨头索尼,过去一年也一直处在破产危机中,卖楼、裁员已经上演。今年2月,索尼宣布,2014财年全年依然亏损,这是其7年内第6次亏损。

  而就在今年年初,松下关闭了在华的最后一间彩电工厂。尽管松下强调今后还将以贴牌代工的方式在中国销售松下彩电,但其中国加工厂的边缘化已经显现。此外,其2014财年第三财季营业利润下滑了2.8%,由去年同期的1166亿日元下滑至1133亿日元。

  同样失意的还有东芝,从2015年3月起东芝电视将逐步退出海外市场,仅在日本本土制造和销售。三洋电机则将日本最后的子公司三洋鸟取技术解决方案公司的所有股权转让给一家投资基金,曾经的家电巨头就此画上句号。

  日本的家电制造业还没有获救,汽车制造业也陷入世界最大规模的召回丑闻。丰田和日产新近再度因高田缺陷气囊召回650万辆汽车,这使得高田气囊门的车辆召回总数超过3,000万辆,也是迄今规模最大的汽车召回案。在丰田和日产宣布召回后,日本第三大汽车厂商本田也表示,该公司正准备宣布更多的汽车召回。这使得正在试图崛起的日本制造业雪上加霜。

  业内人士指出,事实上,在当今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日本的制造企业面临着多重夹击的尴尬:在产业链上游面临美国压榨;在同一级别面临韩国企业竞争;在低端市场上,日本企业还面对着和中国企业的竞争。

  分析认为,以手机和电脑产业为例,东芝、索尼等日本电脑品牌被挤出全球前四名,NECPC业务则被联想集团收购。手机方面,在苹果改写了家庭娱乐终端的时代,谷歌、微软、诺基亚、三星、联想等群雄争霸,同样定位于消费电子行业的韩国三星推出了GALAXY系列手机和电脑,而日本品牌却毫无建树。向来坚固的日本本土市场也正遭到外来品牌的侵蚀。

  所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安倍经济学要如何续写下去还有待时间的考证。

  最新发布的《日本蓝皮书(2015)》则显示,自2014年4月1日上调消费税率后,日本的国内需求受到严重打压,此后的经济连续两个季度陷入负增长;安倍经济学欲借助日元贬值扩大出口、弥补内需不足的预期也宣告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