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华晨宇:随意又尖锐的鬼才

2019-03-29 14:46栏目:电商
TAG:

华晨宇

1

我闺蜜疯魔的对象——华晨宇,一个用生命做音乐的男孩。

2013年,参加湖南卫视《快乐男声》获年度总冠军出道。

后凭借《卡西莫多的礼物》获2015QQ音乐“年度最佳内地男歌手”以及第十五届“音乐风云榜年度最受欢迎男歌手”。

2015年,在上海大舞台连开三场个人演唱 ,并凭借《异类》,获2016年酷音乐亚洲盛典“年度最佳专辑奖”。

后出席亚洲新歌榜2016年度盛典,揽获“最佳男歌手奖”

2018年2月,参加湖南卫视《歌手2018》,获总决赛亚军。

同年,9月8日-9日,2018火星演唱会在鸟巢体育场连开两场

华晨宇2018鸟巢演唱会在大麦网正式开票的时候,1分56秒直接售罄,而且据说当时鸟巢场已经全部放票出来了,也就是说9万张票几乎一瞬间全部卖完了!

不得不说,这个身高173cm,体重却只有102斤的男孩体内确实蕴藏着巨大的能量。

华晨宇确实很优秀,但也不是冷冰冰站在神探上的人,他很宠火星人,非常非常宠!在国外的时候,歌迷被“欺负”,他会主动上前为她们出头。(突然好想在自己偶像面前被欺负是什么鬼)

颁奖台上,每次发表获奖感言都是“我只想和我的歌迷说”。

他会在演唱会上和歌迷撒娇说“你们要宠着我”。

还会在全国最大的体育场舞台上公然地说自己是舅舅,台下的火小姐都是舅妈。

但其实这个蕴藏巨大能量的少年,也不是一开始的时候就如此出出彩耀眼,他也是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的地位。

2

出道

2013年,一个脸型微微胖,带着黑框眼镜的男生去参加选秀节目,耳朵上戴着不对称的耳钉,用一首“无字歌”,走进了大众视野。

“我我我叫华晨宇,没了。”

彼时他脸上油光满面,说完后对着镜头憨笑,一脸的少年独有的青涩。

镜头切到他吃橘子时,能看到他白色的橘络挂在嘴角,一切都是未经世事的璞玉模样。

其实,华晨宇当初选择来选秀,未必就是想要当明星的,因为他到比赛20强的时候曾想退赛。

他说:“我想做一个不需要别人,也不被别人需要的人,突然很多人知道我,这让我很压抑”

虽然网上很多人说华晨宇是如何的家底殷实,但我更关注到的是他两三岁时父母就离异了。

华晨宇自小便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母亲,父亲有对他相当严厉,从不表扬他。

小时候的华晨宇经常在房子里坐一整天,看着墙壁发呆,也难怪养成了他后来的生活态度和音乐风格灵魂。

而且,记得当时快男8进7时,其他选手的父母都亲自到场,唯独华晨宇的父母没有来,很让人心疼。

最终在2013的哪个夏天,一脸肉肉的华晨宇以一首张国荣的《我》夺冠。

当时郭敬明站在椅子上大喊,你就是今年的冠军!谢霆锋也大喊,你就是个疯子!

华晨宇在快男杭州巡演的时候第一次摘下眼镜,没有了厚重的眼镜,感觉他开始放开自我了。

唱《差不多先生》时,身体自然的跟着音乐晃动,台下是一片灯海,张力铺满整个舞台,站在上面的少年是如此耀眼。

ET戏称着这场演出为“解除封印”,花花从此开始了他一发不可收拾的逆风飞翔。

虽然那时候他还没有现在这种称王称霸的台风,但是也许他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默默的努力.

因为陈旻采访华晨宇的时候发现,他因为忙于工作,一整天只喝了一杯水和一杯加了很多糖的咖啡。

在看看华晨宇现在的荧幕形象,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说是判若两人也不为过。

在管理自己形象的同时,他在2016年的《天籁之战》中获得了广泛关注,更因为他鬼斧神工的改编才能获得了铺天盖地的拥戴。

而在此之前,我们并不知道他有如此让人惊艳的创作和rap才能,不得不说,他一直在给我们惊喜。

虽然他一直在给我们惊喜,但是前段时间一直有人在喊天娱压榨艺人,为华晨宇叫屈,所以有点担心的我去查了一下数据。

2018尚未结束,但截至2017年,天娱在艺人经纪业务营收2.57亿,其中华晨宇贡献创收9000多万。

华晨宇与公司的分账比例是五五开,华晨宇的东阳横店华开见宇影视工作室与天娱的交易记录是4758万。

也就是说,华晨宇但从账面上来说,是看得过去的。

3

随意一点生活态度

虽然华晨宇在舞台上是称王称霸的台风,但是生活中好像并不是很在意什么事情。就像他在《花儿与少年》里的口头禅“随意一点儿”。

没那个命是高手过招的紧张音乐节目,结果他能在《天籁之战》中会专注研究怎么吃螃蟹,《歌手》中,认真计算自己每天要喝几箱才能在保质期内,喝完节目组赠送的牛奶。

其实,他好像自小就是如此。

他满怀希冀的去了武汉音乐学院,结果发现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的时候,也没有过多的抱怨,只是总是独来独往。

他喜欢音乐,但也是自己创作,“从不与同学交流音乐”

出道比赛时和左立住在一起,执意将空调调到5度,蒙在被子里睡觉,室友左立无奈,只好搬出去住。

有一段时间,全网都在黑他,结果他接受采访时说:“我已经适应了,任何的人,事,任何的规则,是怎样都行,随你。”

就连你问到‘火星’这个和他音乐事业关系密切是词语时,他也只是无所谓的说,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理解这个东西,只是知道希望有一个自己的舞台。

《歌手》主持人问,要是观众不明白你的理念怎么办,华晨宇直接来了一句:没关系,他们不需要明白。

华晨宇好像很喜欢音乐,那是他在用生命来做的东西,但是他也曾经坦言,自己没有音乐也可以过得很好。

4

最鬼的音乐风格

丹尼尔 丹特(加拿大著名音乐人):也许人们更多的关注他独特的延长庚哥和超高的人气,但却忽视了他扎实的琴技和他来源于真情实感的创作,这和我的风格非常相似,希望有机会能和她同台演唱。

宝拉 阿巴杜(美国偶像评委)说他能把所有的元素结合在一起,是个有趣的歌手,全方位的表演者。

他随意的生活态度和他的音乐风格好像格外不搭。

《天籁之战》中,费玉清夸奖他,看着文质彬彬的,没想到音能飚的那么高。

华晨宇写过很多无字歌,但拒绝公之于众,认为那些旋律“太黑暗了”。

他演唱过整首都是吟唱的《癌》,几乎没有光线的舞台,华晨宇坐在中央,音色由缓到急,他抽搐着,从嗓音里断断续续挤出的声音仿佛一个癌症病人走向死亡。

华晨宇很喜欢张国荣,他曾经在节目里拒绝过主持人让他唱《我》的要求,称“这首歌一年只唱一次”。

粉丝们知道,这是他为每年演唱会的最后一场留的曲目。不同于他大多数歌曲的大开大合,安静的灯光里,这个少年会仰起脖子,立在舞台中央,用几乎没有技巧的唱腔诉说、着:

“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在2018《歌手》上,华晨宇唱了说好一年只唱一次的《我》。

舞台布景炫目,音响效果极致。

镁光灯下,新粉丝们恐怕很难把眼前这个极度消瘦、偏爱粉色眼影、台上疯魔霸气、音乐极具鬼魅感的男孩根本不是13年那个微胖的年度冠军。

但华晨宇却用了同样的姿势,同样的停顿,和副歌部分微微颤抖的音色来进行表演。

当他用同样悲伤又坚定的眼神看向观众时,你大概又会觉得他就是他,一直就是这样,从来没有变过。

华晨宇就是这样,你觉得你完全认识他了,可他总是会给你的印象刷上新的颜色。

当你觉得色彩足够绚丽,堪称一副大作的时候,回头一看,又好像还是最初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