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华锐风电“间谍门”再调查 复活的源代码_5

2019-06-20 14:09栏目:创业
TAG:

  因为一桩普通的知识产权纠纷,因为金钱、女人、技术这些令人遐想的词汇,两家曾联手创造华尔街奇迹的公司搅动了所有人的敏感神经。这起曾经轰动一时,至今余波未了的间谍门还有哪些没有公布的事实?

  记者追踪采访奥地利克拉根福州检察院、事件当事方、辩护律师,还原间谍门真相。

  卷入风电间谍门丑闻之前,38岁的德扬卡拉贝赛维克(Dejan Karabasevic)是位身家清白的塞尔维亚籍工程师。

  他不会想到自己引发的一起知识产权纠纷会让曾经的两个合作伙伴华锐风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锐风电)与美国超导公司(以下简称美国超导)对簿公堂,也不会想到这样一起普通的知识产权纠纷案件会至今余波未了。

  最新情况是,2012年1月9日,原定于当日仲裁的华锐风电与美国超导合同纠纷案因北京仲裁委的原因,延期开庭。

  事实上,早在2011年4月,二者关系就开始恶化。

  风车谍影:华锐风电间谍门再调查

  华锐风电、美国超导知识产权纠纷案至今迷雾重重

  起初,两家公司只是普通合同纠纷美国超导称其最大的客户华锐风电不仅拒收该公司货物,还对部分合同延期付款。然而,事件演化出人意料。在中国和奥地利展开调查后,美国超导怀疑其前雇员将窃取的风机核心软件卖给了华锐。

  2011年11月初,华锐高级副总裁陶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源代码窃案予以否认。他表示:华锐风电的低电压穿越技术和方案,是由华锐800人研发团队主导完成的。

  就此,一起简单的合同纠纷变为知识产权之争。在中国风电产业高速发展,风电核心技术并未完全突破、新能源贸易摩擦骤增的今天,这样一起充满无间道意味的事件已引起全球关注。

  自2011年9月以来,美国超导已陆续在国内针对华锐风电提起了三起民事诉讼和一桩合同纠纷仲裁。2011年9月15日,美国超导亦向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局报案,要求立案刑侦。

  2012年1月17日,记者联系华锐风电,询问其对德扬在奥地利被判有罪的看法,并请求回复其是否侵犯美国超导知识产权。华锐公关部门一位负责人表示,华锐可在2012年1月19日作出答复。不过截至发稿期,记者尚未收到回复。

资料链接

  华锐超导案进展时间表

  2012年1月9日,原定于北京仲裁委开庭的华锐超导合同纠纷案,因故延期。

  2012年1月6日,超导诉国通一案,在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案件目前尚无最新进展。

  2011年12月22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下发民事裁定书,将超导诉华锐商业秘密案交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2011年11月23日,超导诉大连国通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案,计划于当日在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因超导申请变更被告,庭审延期。

  2011年10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下发华锐超导知识产权案立案通知。11月,华锐提出管辖权异议。

  案件目前尚无最新进展。间谍德扬

  德扬毕业于贝尔格莱德大学五年制电子工程专业,获工学硕士学位。2004年,他来到奥地利克拉根福,就职于美国超导收购的Windtec公司。他最初是产品开发工程师,最后两年半里任自动化部经理。

  2011年7月1日深夜,刚从北京飞抵奥地利的德扬就被当地警方逮捕。

  被捕前,德扬没有犯罪前科,每月净收入4000欧元(折合人民币32000元),背着一笔大约24000欧元(折合人民币20万)的房屋贷款,每月按揭600欧元。即便每月需向八岁的女儿及前妻支付1000欧元,德扬仍比大多数中国普通白领的收入高、房贷少。

  2011年9月23日,克拉根福法院宣判,德扬以欺骗手段滥用数据处理和为境外机构担任工业间谍两项罪名成立,刑期3年。

  对此,克拉根福州检察院媒体关系负责人Helmut Jamnig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依据德扬的两项罪名)可判最低1年、最高10年的刑期。依照奥地利相关法律,3年刑期是恰当的。

  克拉根福法院认定,德扬在他受雇于美国超导Windtec公司担任技术人员期间,通过篡改华锐风电所持有的美国超导Windtec公司的软件,特别是C12-软件代码,并通过使用属于美国超导Windtec公司商业秘密且受源代码保护的程序(和结构文件),使得该软件能够不受限制地使用于华锐风电的风电设备上,并可以免费复制,而无需支付许可费用或购买该产品的更新版本,从而侵害了美国超导Windtec公司的财产权。

  此外,法院认定德扬泄露了负有保密义务内容的商业秘密。即以在境外即中国使用为目的,将属于美国超导Windtec公司的商业秘密、受源代码保护的软件,进行泄露和移交。

  德扬的辩护律师Gunter Huainigg以保密义务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但超导副总裁兼总法律顾问John W.Powell向记者表示,克拉根福法院庭审当天,德扬的辩护律师为其做的是有罪减轻辩护,而非无罪辩护。

  据《波士顿环球报》报道,庭审中,在陪审团达成一致意见之前,德扬表示这是我一生中犯下的最严重错误,我对此深感抱歉。

复活的源代码

  克拉根福一案中,德扬是唯一被告,美国超导作为受害人,试图通过认定德扬偷窃源代码的事实,最终将矛头指向自己曾经最大的主顾华锐风电。

  2011年6月,美国超导员工在甘肃省酒泉市瓜州县一个风电场发现,原本过了使用期限的电控系统测试版软件仍在运行,且软件代码被修改过。随后,类似的改动在其他风电场被陆续发现。

  美国超导业务的一部分是为风力发电机组进行软件开发和提供相应的技术服务。用于华锐风电1.5兆瓦风力发电机组运行控制和监控的软件的代码即是由美国超导研发和销售的C12。

  克拉根福法庭在判决书的事实认定部分写到,美国超导通过正常渠道卖给华锐风电最后程序的版本是C12 1.4.3。2010年底左右,美国超导曾对C12代码进行了升级,增加了低电压穿越功能。

  所谓低电压穿越,是指风机具备在在一定的电压跌落范围和时间间隔内能够保证不脱网连续运行的能力。

  风车谍影:华锐风电间谍门再调查

  奥地利克拉根福法庭判决书首页

  判决书中认定,超导提供给华锐风电的、具备低电压穿越功能的升级软件,只是试用版。这种所谓的交付版本,用户能够进行性能测试,但不能自行修改程序。运行和监控程序的代码的任何修改,也只能在源代码上进行。

  2010年12月,华锐风电的SL1500/82型风电机组,在山东省潍坊市寿光风电场通过了中国电科院的低电压穿越测试。这台风机的变频器提供商正是美国超导。

  正常情况下,因为担心整体技术转移,美国超导不会将源代码提供给客户。超导副总裁兼总法律顾问John W.Powell表示,SL1500/82型风电机组通过测试后,软件并没有向华锐风电开放。

  克拉根福法院的判决书中写到,2011年4月,华锐风电仅有C12代码的1.5.1测试版,使用期限为14天。这个版本包含上述低电压穿越功能。

追查内鬼

  谁会泄密?在Windtec公司内部,能够接触到主控系统(PLC)源代码的员工人数非常有限。

  Martin Fisher,前Windtec总经理、现美国超导全球研发负责人,很难想象自己的下属德扬会是那个让全公司头疼的内鬼。但经过调查,所有证据都指向了德扬。

  2011年7月1日,德扬刚从北京飞往奥地利的飞机上下来,就被奥地利警方逮捕。

  2012年1月12日,克拉根福州检察院媒体关系负责人、检察官Helmut Jamnig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针对德扬的调查始于2011年6月。

  奥地利警方掌握的房屋租赁合同显示,在北京海淀区的泉宗路上,德扬拥有一套165平方米的复式公寓。从德扬北京的公寓里获取的重要证据包括两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个1000G的移动硬盘。

  受奥地利警方委托,一家权威的欧洲第三方鉴定机构恢复了上述设备中的数据,并进行了数据勘验。

  2011年4月27日至4月29日期间,德扬将自己的外接硬盘驱动器连接至美国超导配发给他的商务笔记本上,并从该台电脑或者从美国超导公司的内部网上下载了大量的数据到外接硬盘驱动器中。克拉根福法院的判决书中写到。

  John W.Powell解释说,德扬下载的源代码,分为主控系统(PLC)源代码和变频器源代码两部分。变频器是风电机组电控系统的核心部件之一。

  克拉根福法院认为,德扬至少通过为C12的老版本(已经为华锐风电公司所拥有)安装低电压穿越功能,并改变华锐风电所使用设备的现有硬件配置,将其下载的C12 1.5.1程序或者该程序的源代码的至少相当大的部分提供给了华锐风电。

  为了完成前述内容,德扬为华锐风电公司工作的一个实质性的部分就包括了改写PM3000变频器(风电机组的一个组件)软件。法院判决书中写到。

  新的问题随之而来,要让软件修改过的变频器与主控系统顺利连接,还需要通讯协议。克拉根福法院认定,为了解决接口问题,德扬使用了他从美国超导非法复制到他外接硬盘驱动器中的软件。

  上述欧洲鉴定机构在数据勘验后确认,2011年5月28日及2011 年6月10日,德扬将全部6个修改本以及编译的二进制码发给了华锐风电研发部门的一位高级员工。

  克拉根福法院认为,德扬使用、转交C12程序现行版本的源代码,并移除了PM3000变频器的软件保护屏障,给原雇主造成了经济损失,并导致华锐风电不履行与美国超导签订的技术开发与服务合同。

金钱、友情和技术

  根据奥地利警方审讯德扬的文字记录,德扬表示,2011年3月或4月,他曾向AMSC Windtec公司索要他与该公司签署的合同konkurenzklausel,以便发给华锐风电,因为我希望华锐公司知道我当前的条件。

  奥地利警方质问德扬,为何有封邮件显示他在2010年12月就已将他与Windtec公司的合同发给了华锐。德扬表示,他记错了。

  根据德扬与华锐及其关联公司签署的劳动合同,德扬自2011年5月至2017年6月,将服务于新雇主华锐风电及其关联公司。每年工资约人民币100万,奖金80多万,六年合计1100万人民币(约170万美元)。

  据《波士顿环球报》报道,在2011年9月23日的庭审中,德扬的辩护律师Gunter Huainigg说,德扬窃取Windtec核心软件代码的行为,源自对一段失败婚姻的失望,而Windtec将其从软件研发调至客服部门的作法,让德扬觉得自己的价值被低估。

  根据奥地利警方审讯德扬的文字记录,德扬表示,在Windtec与华锐的合作中,他被认为是最好的工作人员之一,华锐希望我的绝大多数工作时间能够花在与华锐相关的Windtec项目中。他还表示,他们(指华锐)非常喜欢我的专业,我一直被奉为专家。

  奥地利警方在调查中意外发现,一位华锐公司研发部门的高级职员与德扬的关系非同一般。德扬在审讯中表示,他交给华锐的所有文件都是通过这位员工。

  但是,奥地利方面并无证据说明,该研发部职员与德扬之间仅是个人关系,还是受到了华锐风电的授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