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张泉灵、小阿离等7000人在这飚戏 :前优客工场副

2019-05-11 12:40栏目:案例
TAG:

朱子龙将“INX戏精学院”定义为“演剧”,即一种更加注重互动的戏剧表演形式。

文 | 铅笔道 记者 刘小倩

“我挣钱买了3块玉,想必这之中必有1块是我们要寻的宝贝。”

“我在里面学唱歌挣了好多钱,你看我都升级换服装了。”

“我们俩一直在里面装腔作势欺骗工作人员。”

这几个人刚刚从“INX戏精学院”的《皇都·沁血玉》主题剧目出来,坐在桌边复盘整个过程。

“INX戏精学院”成立于2018年4月,是由前优客工场副总裁朱子龙创办。与上海版《Sleep No More》、密室逃脱等沉浸式娱乐相似,“INX戏精学院”也是在一个密闭空间内布局。不同的是,“INX戏精学院”不强调破解机关,观众可以参与剧情,甚至左右人物命运。

创办6个月后,项目同时上线了4个主题剧目。到今年春节,“INX戏精学院”已累计接待7000人次。朱子龙表示,下个月还会再上线2个剧目。

注:朱子龙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演剧市场的可行性

带着纸条上的提示,观众穿着符合市井生活主题的服装准备入场,在紧闭的大门前,场外工作人员将8名观众分成2组。除去队长身份公开,其余各人只知道自己属于哪一队,但并不清楚队友是谁。

大门缓缓打开,里面又是一番天地,工作人员装扮的当铺掌柜年二、巡逻的艾侍卫、就连街边的小乞丐也已准备好。在这里,观众可以跟任何人(包括其他观众和工作人员)联盟套取线索,或是帮助个人升级,或是助力团队寻找宝物,目的不限,高度自由。

《皇都·沁血玉》主题剧目角色

近两年,这种沉浸式娱乐的小众市场也渐渐觉醒,《明星大侦探》的热播带火了密室逃脱和剧本推理,又催生了带有真人演员的密室游戏。但朱子龙却认为,“让人肾上腺素激增的恐怖主题、精妙机关、通关胜利感,难以成为市场主流。”

2018年4月,他创办“INX戏精学院”。在“INX戏精学院”里,传统的游戏场景、道具成为了辅助,在游戏过程中,观众体验成为了核心要素。

朱子龙将“INX戏精学院”定义为“演剧”,即一种更加注重互动的戏剧表演形式。演剧把观众从看戏状态拉入戏中,观众不是在看剧,而是成为剧中人,参与剧情、主导剧情,一定程度上左右故事结局与人物命运。

在产生演剧这个想法时,朱子龙也不知道可行性与否,因此,他对这个市场进行了深入研究。

他发现,现在的互联网产品都在争夺大家的屏幕时间,这些产品虽然可以降低大众的沟通成本,提升生活效率,但始终难以替代人。因为人是社会性动物,具有表达欲和分享欲。

“短视频之所以会火,是因为大家喜欢表达和分享。所谓演员演得再好,不如自己表演得爽。”在他看来,“INX戏精学院”就是一个为生活中的戏精们创造的空间,用户可以在表演中释放自我。

此外,朱子龙认为国内优质的线下空间较少。三五好友相聚大多都选在餐馆、KTV、影院或游戏厅,大家难以找到性价比高的休闲场所。“‘INX戏精学院’就是为了弥补这一市场空白,也是一种切入团建市场的方式。”

在探索演剧市场的可行性时,朱子龙还补充道,“我以前大学时辅修过东亚文化研究,具体到北京这个地方而言,北京是一个消费能力很强的城市,用户也愿意为了体验而付费。”一定程度上,“INX戏精学院”改变了信息的传播方式,把戏剧、书法等元素融入到剧本当中,起到了寓教于乐的效果。

构建演剧核心要素

在创办“INX戏精学院”以前,朱子龙曾是国内最大联合办公优客工场的副总裁和执行合伙人。他的从业经历让他更能够抓住事情的重点及把握项目发展节奏。

他创办“INX戏精学院”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重新定义剧本。“以前是演员拿着剧本,只能按照剧本来演,鲜少有不可控因素发生,但现在观众的自由度极高,剧本写作者不仅要考虑到演员,更要考虑到观众。”朱子龙表示,在运营过程中,团队中的专业策划人员会对剧本一直进行迭代。

剧本只能够规定主题的核心思想,演员要具备即兴能力、控场能力以及与人沟通的能力。朱子龙解释,一旦演员发现观众放不开,那么演员要能够主动热请地与观众攀谈,让观众敞开心扉,推动剧情发展。如果观众属于奔放类的人,那么演员就要保持高冷,控制剧情发展节奏。

以市井生活的《皇都·沁血玉》主题剧目为例,里面有一个青楼,如果观众主动要求去青楼听曲学舞,那么青楼老鸨就会假装矜持,说“请公子自重”;如果观众羞涩或是不知道要去青楼交换信息,那么老鸨就会一个劲地吆喝“公子快来玩呀”,以骗取观众进去再给予观众线索。

在第一批三个主题项目完成后,朱子龙就开始考虑演员管理的问题。去年年底,他耗时几个月搭建了一个管理平台,用于量化演员管理。

期间,中央戏剧学院的老师为演员说戏,并对他们进行考核。“上次中戏导演系的主任来给一个小姑娘说了一场戏,那个小姑娘非常激动。这种咖位的老师通常只会给一部戏里面的一号、二号演员说戏,所以机会非常难得。”由于多位中戏的老师是“INX戏精学院”的合伙人,因此这样的机会会经常有。

2018年12月底,当演员的管理体系基本已全部搭建完成后,朱子龙还创办了运营的SOP。直至春节前夕,所有准备工作都已基本完成,团队演员也由20人扩充到近50人。

打造项目特色

根据艾瑞对中国线下娱乐行业的市场规模核算,中国线下娱乐各行业类别均保持稳步增长的态势,2017年总体市场规模达到3735.1亿元。随着新生代的崛起,2019年,线下娱乐市场总体规模有望达到4900亿元。

此外,据媒体统计,70%的国内沉浸娱乐IP都是近两年诞生的,几乎实现了从0到200+的增长,但国内目前大部分的沉浸式娱乐更倾向于轻剧情、重场景体验,或者是以密室逃脱为主。

这两种方式方式面临的问题都较为明显。前者依赖高科技,布置炫酷的场景,回本周期长;后者难以产生高复购及规模化现象,简单的剧情也极易出现抄袭现象。

朱子龙认为,虽然沉浸式娱乐是一个大趋势,但“INX戏精学院”想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突围,便需要依靠多主题剧目的建设、不断微迭代的剧本,以及观众的反馈体系。

现阶段,“INX戏精学院”正在开发一个CRM系统,希望实现对每个观众的体验管理,记录观众于何时何地玩了哪位演员参与的主题。如果后期新出主题或者主演开始演别的角色,系统都会通知用户。

高投入就决定了项目的高客单价。“其实我们的用户都是价格敏感型用户,一旦做活动,报名的人数便会突然上升。但我们的承载量有限,只能取供不应求和供过于求的平衡点。”

朱子龙介绍,“INX戏精学院”的运营利润率为30%。到今年春节前,已累计接待7000人次。其中,爱奇艺、今日头条、网易云音乐等公司团队建设都会首选“INX戏精学院”,张泉灵、演员小阿离、费启鸣、买超也曾频频光顾这里。

“INX戏精学院”在北京目前共有2个剧场,主打清朝宫廷主题,已经上线剧目共4个,每周共开放132场,单周最高接待960名观众。根据剧目的不同,门票价格从298元到498元不等。五月初,“INX戏精学院”会在上线一个主打明朝江湖风的剧场,之后,其将陆续上线5个主题。

朱子龙透露,预计到今年年底,仅北京就会有9个主题剧目。未来,他想提炼每个剧目的核心元素,然后将其标准化复制到不同场所,比如旅游景点、商场等。他表示,并不排斥把一个主题的剧目在不同的城市开设。除此之外,他还想在电影方面做拓展,做电影宣发;丰富IP,做大衍生品收入板块;甚至为各地输出沉浸娱乐的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