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小松美羽 Miwa Komatsu|一定要想办法让我的作品更

2019-05-05 09:26栏目:案例
TAG:

小松美羽

Miwa Komatsu

1984年出生于长野县坂城町,年幼时期在自然丰富的环境下亲近各式各样的野生动物,就近目睹动物离世的经验,形成她独特的生死观,并且透过绘画表现出来。就读于女子美术短期大学时,开始学习铜版画。2005年以作品《四十九日》在日本境内奠定知名度。早期作品线条细腻,颜色非黑即白,多以生死为题材,风格较为阴暗。2013年,小松美羽重新审视神灵与人之间的关系,由生死转向祈愿,以鲜艳缤纷的用色描绘出守护兽的温暖能量,其创作实践也由版画转向水墨、压克力颜料、有田烧等不同媒材,自此开启了另一段崭新的创作历程。2014年献纳作品给出云大社。同年,与石原和幸(园艺设计师)跨界合作,在「切尔西花展(Chelsea Flower Show)上展出作品《天地守护兽》,获得了金赏殊荣,其作品获大英博物馆典藏。

白石画廊Live painting现场,2017

小松美羽影像资料

“当时我就想着,一定要想办法让我的作品更有力量。”

专题访问采访编辑/吴宁欣,李颐欣

Q1听说您在进入大学就读前,从未接受过正规的艺术教育,请与我们分享您的艺术学习历程与经验。

小松美羽:我在长野长大,升大学时才第一次离开长野。除了东京之外,长野县是全日本美术馆最多的地方,小时候妈妈常带着我去逛美术馆,也常让我读绘本。我很喜欢绘本,尤其是以动物为主角的故事,像是由中川女士所着的《古利和古拉》,讲的是老鼠建造自己的家的故事。妈妈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梦想着要去读美术大学。但妈妈相信美术是不需要花钱学的,她希望我们可以自由学习,想画画就随心所欲地画,所以我从小就喜欢搜集广告传单,在上面涂鸦。妈妈给我很大的空间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让我在一个耳濡目染、自学的环境下认识艺术。

18岁的时候,为了准备考取美术大学,我到短期补习班学素描,后来顺利进入东京的女子美术大学。那是我第一次离家,虽然是完全陌生的环境,但我非常兴奋!每天住在宿舍里,身边都是有着同样志向的同学,大家一起学习,有着相同的目标。虽然当时为了筹生活费,须要一边上课,一边在便利商店打工,但很幸运的是,学校宿舍都会提供早餐和晚餐,很便宜又很方便。我也清楚知道,当时付出的努力是为了学习美术,因此在女子美术大学的生活每天都很充实。

大学时期对我的影响很深,我也是在大学时接触铜版画的。刚入学时,我选修了西洋画,因为没有任何油画基础,也不知道要准备什么用具,迷迷糊糊地就跑去上课。没想到其他同学都用具齐全,只有我两手空空,还被老师骂了一顿。后来选修铜版画课程时,才发现原来小时候读的绘本几乎都是铜版画作品,我一直非常喜欢那些绘本里清晰的线条。当然,也因为同学们都是第一次接触版画,上课时没再挨骂,心里就更喜欢了。

创作中的小松美羽

Q2您在出道初期大量创作版画,也为此获得相当好的评价,而现今转换到奔放的创作风格,与版画所讲求的精准构图与繁复工序极度不同。在此转换的过程中,您是否有经历到任何困难或挑战?

小松美羽:刚有提到,我非常喜欢铜版画的线条,所以一开始是以创作铜版画为主。这样的情形维持了好几年。直到几年前,我去纽约参加拍卖会。出发前,我把作品集都准备好,想着在纽约可以介绍给其他人看,没想到没人感兴趣,反而对我说:得奖以后再来吧!当时我就想着,一定要想办法让我的作品更有力量。

在当时的纽约之行,因缘际会得知,版画的英文是print,和印刷物的名称是一样的。但是我希望我的作品是独一无二的,而不是能够一直再版复制的。那时候我自问:为什么我不用笔画画呢?因此从纽约回国后,我销毁了《四十九日》的原始铜板。《四十九日》让我以版画艺术家之姿成名,销毁它们我才能展开新的创作,是迫使自己朝着下个阶段前进而不眷恋过往成绩的方式。

版画受限于机具的大小,很难轻易改变尺寸。之前创作版画的时候,我总以为作品的尺寸已经够大了,但其实对其他艺术家来说,那根本就称不上是大件的作品。在开始尝试以手绘或其他媒材创作后,作品尺寸变得更弹性,可以随着主题而变化。

除了媒材的转变,用色上的调整也经历过一段阵痛期。以前我只用黑白两色创作,一开始要尝试放入不同颜色时,的确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准确掌控色彩。因为一直无法领会颜色对于创作的意义,在用色上始终难以突破。直到2014年,因缘际会之下,我前往岛根的出云大社参拜。出云大社是一个非常古老的神社,那时跟着人潮往神社前进,我远远看见了神社上方厚重的云层,和拜殿前方祈祷的人们。大家都双手合十,以虔敬的心在祈祷着。我看见他们的感情像是有色的薰香一样,冉冉地飘上了拜殿前的天空。云层间隐隐有一道阳光透了下来,光线的边缘有着像彩虹一样七彩的颜色。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原来颜色与情感之间拥有这么强的连接。从那时候开始,对于颜色的使用与意义,我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也因此决定要用更多颜色来表现我的作品。

《四十九日》,2005

《新?风土记》,2014

Q3您的创作多以守护兽为题,您认为守护兽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您曾提到,您在台湾看到龙,在香港看到凤凰,是否不同区就会有着不同的守护兽?

小松美羽:对守护兽来说,人和动物是完全没有区别的。不论你是一个人或是一条鱼,他们对你的关怀都是同等的。他们关注的是灵魂,而非肉体。他们关心人的灵魂是否有所成长、是否美好、是否纯洁,守护兽一直在远方保护着我们。虽然守护兽在都市比较少见,但寺庙里都会有的。人们祈祷的时候,所传达出来的意念是非常纯洁的。

守护兽带有一股温柔的能量。我作品中的守护兽,总是有一对很大的眼睛。因为我相信,眼睛是人与动物、守护兽用来传达能量的管道。眼睛是人体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人跟人之间可以透过眼神交流,守护兽也是透过眼神的注视守护我们,与我们产生连接。眼睛会显露出一个人的灵魂与力量。

之前来台湾的时候,我对土地和水的感受特别强烈,脑海中隐约出现龙的形象,所以当时画了《台湾?水龙》,作品中的轮廓线是用银边取代以往我常用的黑边。后来在香港也看到了非常非常多守护兽,有龙也有凤凰,我相信不同地区会有着不同的守护兽。

《台湾?水龙》,2017

Q4您也曾造访纽约和伦敦,您有在这两个地方看见守护兽吗?他们的守护兽分别是什么呢?您在白石画廊Live painting所创作的屏风上有两只守护兽,一只有两只角,另一只则只有一只角,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别呢?

小松美羽:纽约是个各色人种聚集的大城市,很难在那里找到守护兽,要冥想得很深入才能看到。我试过一次,在冥想到很深层的地方时,会看到一只白色的狼。后来这只狼被我画进作品中,大概两年前这件作品有到美国展览,那就是我在纽约看到的守护兽。我在伦敦看到的守护兽是独角兽。伦敦附近的郊区也有很多妖精,他们会聚集在花丛里,体型不大,看起来像是小矮人,但又不是人,很可爱。

一支角的是独角兽,两支角的是双角兽。独角兽象征纯洁无瑕,而双角兽则是象征不洁。两者繁衍的下一代是由纯洁和不洁的交融而产生。守护兽的世界里也有着这样的循环。我认为纯洁和不洁就如阴和阳,天和地一样,两者是相互对立又依存的关系,因此对我而言那是非常重要的一对守护兽作品。

《天地守护兽》,2014,大英博物馆典藏

Q5许多人透过Live painting的创作模式认识您的作品,先前于白石画廊的创作现场一度人满为患。对您来说,Live painting的挑战性为何?Live painting的工序与您独自创作时是否有所不同?

小松美羽:Live painting讲求的就是爆发力,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大尺幅作品,同时也要成功地传达意念,才算是完整的Live painting。其实刚开始做Live painting的时候,徒手作画的比例不高,我大多是用毛笔。后来越来越习惯这样的创作模式,徒手作画的部分才慢慢变多,甚至逆转了原先用笔用手的比例。直接擦抹颜料是最快的,也更能表现出爆发力。但在需要清晰线条的部分,我还是会使用毛笔。

对我而言,Live painting的重点是作画前的冥想仪式。我会先念经文帮助我打开第三只眼看到守护兽。小时候我常在长野看到守护兽,但随着年纪渐长,就比较少看到了。大约五年前,我在泰国修行时接受了训练,学习用经文开眼,让我可以自行控制这个能力。冥想时肉眼是闭合的,而第三只眼会张开。我会先看到一个类似烛火的形象,接着守护兽会缓缓地从烛火中现形,就像一个小剧场一样。

Live painting对我来说是一个传达意念的机会,并不是要展示作画过程。白色道服和徒手作画都是为了传达意念而选择的道具,和私下创作时的状态不一样。其实我私底下也很少听音乐。Live painting时搭配的音乐,是沿用了先前拍摄个人录像带时,导演选用的一系列歌单。一方面可以活络气氛,也可以让我用曲目判断还剩下多少时间。现在对我来说是Live painting已是创作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小松美羽Live painting之前的冥想仪式

Q6您如何定义Live painting?您曾说过,Live painting时所着的白色道服代表着您对于创作的尊敬之心,每每创作完毕,道服上总布满了颜料的痕迹。您认为道服本身是创作的一部分吗?创作结束后,您会如何处理道服?

小松美羽:对我来说Live painting是一件很神圣的事。Live painting的目的是要传达意念,我想要在这个过程中传达的是祈祷的重要性。祈祷是许多宗教共有的仪式,透过冥想时的祝祷传达对神最深的尊敬。所以这个行为本身并不是一个表演,而是一个传达意念的媒介。

合气道服是一个象征,用以展现虔敬的心。选择白色,用为了要表现祈祷时心灵的纯洁。所以道服并不是创作的一部分。以前做完Live painting之后,我们通常不会保留道服。直到近期,有些藏家表示想一并收藏道服,我们才将作品附上创作时的道服一起交给他们。

白石画廊现场照,2017

*本文转载于ArtTaiwan,版权归原作者所有